当前位置:ca888唯一官网 > ca888亚洲城 > 生命不息乱港不息,一定要负众望

生命不息乱港不息,一定要负众望

文章作者:ca888亚洲城 上传时间:2019-11-13

  末代港督彭定康(Lord Patten)近日获提名出任英国广播公司(BBC)主席,以应付该机构的内外棘手问题,但也有反对者担心彭定康的亲欧立场可能会影响BBC的编辑方针。

针对前港督彭定康日前在《金融时报》撰文就当前香港形势发表谬论,驻港公署负责人发表谈话予以严词批驳,要求彭定康尊重事实,摆正位置,停止欺世盗名的谎言和荒唐错位的表演。该负责人表示,香港回归祖国22年来,中国中央...

摘要

  如果获得通过,这将是66岁的彭定康卸任港督后的又一个新职位。他于1999年到2004年担任欧盟外交事务专员,2003年他当选牛津大学终身校长,这项职务一般是由卸任的首相或者重要的贵族担当。2005年,彭定康晋升英国上议院终身议员,封号为巴恩斯男爵。

针对前港督彭定康日前在《金融时报》撰文就当前香港形势发表谬论,驻港公署负责人发表谈话予以严词批驳,要求彭定康尊重事实,摆正位置,停止欺世盗名的谎言和荒唐错位的表演。

正在访港的“末代港督”彭定康,出席外国记者协会午餐会时主动提到“港独”问题,认为若将追求“民主”与“港独”混为一谈,是不诚实和可耻的,直指“港独”不可能成事,讨论“港独”更会冲淡港人对“民主”的支持。

  料首相府本周批准

该负责人表示,香港回归祖国22年来,中国中央政府始终严格按照宪法和基本法办事,坚定不移贯彻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取得举世公认的成功。香港持续保持繁荣稳定,经济总量较回归时翻了一番,连续20多年被评为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国际影响力和竞争力大幅提升;香港的法治水平全球排名从1996年的60多位大幅跃升到2018年的第16位;香港民众从殖民时期的“二等公民”到真正实现当家作主,依法享有殖民时期根本没有的民主权利与自由。这是彭定康无法否认的事实。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11月25日报道称,正在访港的“末代港督”彭定康,出席外国记者协会午餐会时主动提到“港独”问题,认为若将追求“民主”与“港独”混为一谈,是不诚实和可耻的,直指“港独”不可能成事,讨论“港独”更会冲淡港人对“民主”的支持。他形容“港独”为追求“民主”的社会,带来不必要的滑稽。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彭定康强烈抨击最近因发誓拥护“香港国”而被取消资格的梁颂恒和游蕙祯。

  英国文化大臣杰瑞米·亨特上周五向首相卡梅伦举荐66岁的彭定康为BBC信托主席,理由是他与曾任英国工业联合会总干事及《金融时报》总编辑的理查德·兰伯特、英国广播公司信托基金会成员戴姆·帕特西亚·霍奇森相比,是候选者中最具声誉及从政经验的。

反观150多年的英国殖民统治,殖民统治者赋予过香港民主吗?港人拥有过自由权利吗?港人有过自主选举产生领导人和立法机构的权利吗?作为末代港督的彭定康,你是经过民主选举产生的吗?一个昔日殖民政府的末代“港督”,不反省自己统治香港时期的不民主、不自由,反而批评回归后香港缺乏民主与自由,还以香港的人权与自由“守护者”自居,这是何等的无耻与荒唐?

据香港《星岛日报》报道,彭定康又指出,香港勇敢的年轻人两年前“为争取‘民主’建立道德高地”,若因为“港独”的荒谬行为失去这片高地,将会是悲剧。

  鉴于这位保守党前主席兼牛津校监与卡梅伦关系密切,加上其任港督时的智囊埃德·卢埃林现是首相幕僚,预料首相府本周将正式批准任命,让他接替4月底离职、亲工党的迈克尔·莱昂斯。

7月1日,香港部分示威者用毒性化学粉末攻击警察,以极端暴力方式冲击立法会大楼,肆意毁坏楼内设施,罪行确凿,令人发指。暴力就是暴力,任何诉求都不能成为采取极端暴力的借口。当香港社会在承受极端暴力创伤的时候,在国际社会同声谴责暴力的时候,彭定康颠倒黑白,故意混淆暴力活动与和平示威,恶意中伤那些揭露谴责暴力的正义之声,别有用心地对严重违法暴力行为“选择性失明”,寻找种种借口为极端暴力分子开脱,这是对暴力行为的纵容,对法治精神的亵渎,对香港法治的践踏,对绝大多数香港居民权利与安全的伤害,丧失了起码的是非标准和道德良知。

彭定康又称宣誓是庄严行为,全球任何一个“国会议员”都有严肃的规定,以英国为例,如果不宣誓,不可能成为国会议员。他批评有人将“港独”和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司法独立等混作一谈是个错误。

  反对者批其太亲欧

彭定康反复拿《中英联合声明》说事。需要再次强调的是,《声明》解决了历史遗留的香港问题。随着香港回归、过渡期工作的结束,《声明》中与英国有关的权利义务已经履行完毕。1997年7月1日,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中国政府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对香港实行管治。英国对回归后的香港无主权、无治权、无监督权。如果说英方还有什么责任的话,那就是切实恪守国际法中关于尊重别国主权、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基本原则,多做有助于香港繁荣、稳定、安宁的事,而不是相反。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25日报道称,彭定康强烈抨击两位最近因发誓拥护“香港国”而被取消资格的香港立法会议员称,宣誓是件“非常严肃的事”,梁颂恒和游蕙祯把它变成了“一种学生玩的游戏”,这是不对的。在香港这个中国领土上迅速萌生的港独运动“完全会适得其反”。

  BBC信托主席负责制定整体策略方向、监管和审批BBC总裁马克·汤普森等主要行政人员提出的决定。此职每周工作4天,年薪11万英镑。

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倡导者和践行者,是国际规则的坚定维护者。中国从来重诺守信,带头模范遵守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彭定康在肆意诋毁特区政府、抹黑中国形象、挑拨中国与世界关系的同时,自己却大言不惭地要求英国政府施压特区政府撤回“修例”,威胁中国政府不遵守承诺会面临严重后果,这是公然践踏尊重主权、不干涉内政等国际公认的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再次暴露了彭定康典型的“双重标准”和无赖嘴脸!

彭定康表示:“这其中的危险在于,他们把改善政府的理由与对独立的要求混为一谈,这么做令他们丧失了极为强大的道德制高点。港独是注定要引发中国方面反弹的,是一种适得其反的要求。”

  消息人士说:“此时此刻BBC需要强势领袖,一个曾处理艰巨事务的人。彭定康个性非常硬朗。”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但彭定康还沉迷在殖民主义的梦幻中不愿醒来,不愿正视香港已经回归中国22年的现实。多年来,他顶着“末代港督”的可悲头衔,不停上演着螳臂当车、“跳梁小丑”般的把戏,歇斯底里、不自量力地反中乱港,其行可鄙,其心可诛,遭到了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的齐声谴责和共同唾弃。

他还表示:“我有个最强烈的建议是,他们应该退回来,谈论治理和‘民主’的问题,避免谈任何关于独立的事……独立是不可能的,人们应该认识到,假装存在独立的可能性是危险的。”

  彭定康掌此新职,尽管能让卡梅伦政府重夺保守党对此机构的发言权,但有保守党人士认为这位党内温和派“太亲欧”,担心其观点会影响BBC对欧洲的报道态度。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我们坚定不移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香港繁荣稳定,坚定不移反对任何国家、组织和个人以任何方式干预香港事务。我们再次正告彭定康,认清中国发展不可阻挡的历史大势,尊重“一国两制”成功运行的铁的事实,摆正位置,立即停止干涉香港事务、破坏中英关系的错误言行,反躬自省,纠正错误。

彭定康称,鼓吹港独只会恶化现有分歧,损害港府解决香港目前所面临问题的能力。他说:“如果不马上停止这种行为,就会引发持续不断的政治危机,实际上,这会令政府陷入瘫痪。政府和立法会之间已经出现了对峙,这种对峙会令香港在把事情做成方面的声誉受到损害,而这种声誉历年来一直被人们认可。”

-----选自人民日报

他还表示,虽然他反对港独,却“始终是香港增进‘民主’和促进政府改善的巨大支持者”。

“末代港督”彭定康,扰港不息的代表人物。

《星岛日报》报道称,彭定康今日先出席午餐会,讨论国际最新形势,包括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等议题。26日将出席“香港管治:礼崩乐坏?”论坛,周一将会到港大与大专院校学生对话。

几个月前,他在YouTube上传了一段6分钟短片,毫不意外,内容又是关于香港,短片3万多播放量。量不大,但彭定康应该不会气馁。他卸任香港总督,已经20多年了。但那一颗对香港事务指手画脚的心,一如往昔。

扩展阅读:

彭定康(英语:Christopher Francis Patten,成为港督前的译名为柏藤,1944年5月12日-),英国保守党资深政治家,曾任环境部长、保守党主席及香港最后一任总督。

早年曾任环境大臣和保守党主席,1992年获委任为末任香港总督,并在1997年见证香港主权移交。彭定康自2000年至2004年出任欧盟外交事务专员,卸任后被册封为终身贵族,现任牛津大学校监及英国广播公司管治机构BBC信托的主席。

在这次的短片中,彭定康又直接向港府喊话,为香港反对派的无理要求助阵,不顾忌自己是不是在干涉香港事务。

他还提到自己出任港督时,经常前往华盛顿游说美国政府看待香港的时候,要跟对待深圳和上海之类的中国城市有所不同。他说,如果以北京的角度来看香港,将香港当为另一个普通的中国城市,那么世界各地的政府及企业将会视香港为中国的一部分,这对香港的生活水平和生活质素都是非常不利的。

75岁的彭定康,仍不甘就此退出历史舞台。

“我不想扮演足球评论员,评论所有香港事务,我对所有香港问题的看法都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

这是彭定康2014年对被媒体问及有关香港事务时貌似无奈的回应。

反正从这些年彭定康的言论来看,他从来没有错过任何一个蹭香港问题热点的机会。

2019年4月,香港对“占中”案的9名活动人士作出判决,彭定康对此就发表了自己的忧虑,称这一检控是“复仇式检控”,认为判决“将严重撕裂香港社会”。

2019年1月,在华为问题上,彭定康警告称,如果英国学术界与中国合作,尤其涉及人文以及科学的学术研究项目,可能会构成安全风险。如果某个项目引起忧虑,各大学的高层应该与政府联系。

2018年8月,针对香港外国记者会邀请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演讲受阻一事,彭定康同样进行了评论,认为“这种官方的阻挠是错误的”。

2018年1月,在梅姨访问北京之际,彭定康要求梅借此机会就中国“侵蚀”前英国殖民地香港的人权和自由一事向北京提出质疑。

2014年3月,他以“自由”之名力挺“占中”核心人物钟庭耀;7月,他接受英媒访问,高调点评“一国两制”白皮书“削弱香港司法独立”。

如此种种,分明是同一个套路:贬损一通香港回归后的现实情况,吹捧一番香港反对派的激进言行,然后举起一面“自由民主”的大旗,再给香港社会灌点“迷魂汤”。

看得出,彭定康非常乐意干这种事,而且也习惯于干这事。

1997年彭定康完成香港主权交接后回到英国,但他作为一名资深政治家、外交家却始终徘徊在英国政坛的边缘。

2003年成为牛津大学终身校长;2011年出任BBC信托委员会主席,成为英国广播公司的“一把手”,在此期间BBC丑闻迭出,风雨飘摇,彭定康难挽大局,最终2014年因身体原因黯然辞职。

如今的他是英国政坛坚定的保守党留欧派,然而他的主张和言论在政坛已经失去了影响力。在梅姨辞职之后,外媒盘点下一任保守党魁的几位有力竞争者,压根数不着彭定康。

2018年3月,保守党脱欧派议员里斯莫格甚至嘲讽彭定康“关心香港人的民主,但却拒绝接受英国人的民意”。彭定康在英国政界的尴尬地位可见一斑。

而作为一名外交家,彭定康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香港那一段了。1999年,彭定康被委任为欧盟委员会的两名英国代表之一,却在2004年竞逐欧盟委员会主席一职失败。

彭定康曾经写过4本书,2005年他出版了回忆录,名为《彭定康:非一般外交家》,谈论“关于国际事务的忠言逆耳”。宏大话题之下,书商只愿打着“末代港督回忆录”的旗号叫卖。在豆瓣仅有的一篇书评中,读者最后“只把香港那章看了,感觉也没什么干货”。

1997年,离开香港那一夜,彭定康站在不列颠尼亚号上挥别香港。英国王储查尔斯王子笑着问他:“你是在和所有香港人打网球吗?”

查尔斯王子显然没办法领会到当时彭定康对香港的眷恋与失落,因为在香港生活的五年,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

就是这位如今把自己那点过去掰开了揉碎了,反复咀嚼,反复洗白,看似在为香港的民主疾呼的人,在当港督那5年真的帮助香港推进民主改革了吗?

1992年初,英国新一届政府上台,彭定康获任港督。

同年10月,彭定康宣布政改方案,主要内容包括把投票年龄下调、设立多个新功能组别选举议席,让所有在职人士都成为功能组别选举的选民,并令这组别的选举变为普及选举。他的目标是要令立法会尽早成为全部议席均由普选产生。

然而,港人并不太关注彭定康的改革内容,对他的政制改革兴趣也并不感冒。

当时的民意调查显示,约半数受访者认为彭定康在香港已甚无作为,甚至开始考虑撤换港督的需要。1995年2月的民调显示,约1/4人认为英国应该撤掉彭定康。3个月后的另一项民调显示,近半人乐意看到他提早离开,香港改由一个本地人组成的议会,在没有港督下管理至1997年。

事实证明,彭定康想要通过大力推行民主改革,为港英最后的殖民统治重振声威的想法实属一厢情愿。

而且,彭定康挥挥手离开了香港,依然没忘了为英国在香港埋下点什么。

曾任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的陈佐洱亲历香港回归的艰难谈判,他明明白白地说:英国不是光着屁股离开香港的。

回归前,经中英双方磋商,中方承诺中国香港特区的钞票由3家银行发行,其中大头仍是汇丰和渣打两家英资银行,中国银行只占小头,直到现在依然如此。

另外,香港最大的建筑公司、地产商、零售超市还是怡和,英资的;九龙和新界的电力公司虽然叫中华电力,其实也是英资嘉道理集团的。其他像电车、电梯、航空都是英制。

这些英国殖民地时期的遗留至今依然。

如果说,在香港回归的1997年还可能是囿于我们的实力。彼时香港的GDP是1774 亿美元,中国内地GDP是它的不到6倍,约9616 亿美元。但在21年后的2018年,中国内地GDP已经37倍于香港,已经逐渐走到世界舞台中央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有能力做出更换的举措。不换,只是因为我们信守《中英联合声明》的承诺。

最令人忧心的是,英国在香港留下了隐秘的尾巴,那就是居英权的问题。

英国离开以前留给香港各行各业的精英人士、政府中高级别官员、工商界老板、传媒大佬、知名记者、法官、律师等约5万人一个密码。他们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到任一英国使领馆,只要出示这一密码,都可获得英国本土公民护照,并立即受到领事保护。

5万精英加上他们的家属,约22.5万人。对于当时有600多万人口的香港来说,这不是一个小数目。

据英国人写的香港史透露,英国当时的考核标准有两个:一是对英国忠诚,二是对英国的重要性。虽然现在这段历史已经过了解密期,但其中2100人的身份至今仍被严加保密。

很多国人是善良的,也是健忘的,他们已经忘记彭定康就任港督5年的作为,而被他这些年台前幕后为香港的“忙活”迷了眼。

也怪不得彭定康, “末代港督”只是一个时代符号,对于一个亲手把香港主权交还给中国的大英帝国政客,这不算是个值得炫耀的经历,但却是彭定康的政治生涯里唯一的亮点了。

不论他是频繁被媒体追问任何香港有关话题,抑或是主动接受参访、撰文、演讲提及香港,媒体和他本人都清楚,那不甚光彩的5年就是“彭定康”这几个字的所有价值了。

然而,彭定康的动机不纯和身后的“尾巴”是藏不住的。稍加注意,就会发现,但凡香港有点“事情”,彭定康先生就会自动回到了聚光灯下。

当然,我们无法禁止彭定康先生发表有关香港问题的个人言论,但还是想请他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摆正自己的位置,多想想自己的“原罪”,闭上自己的嘴巴,既然早已卸任,就好好“夹起皮包走路”吧。

彭定康(英语:Christopher Francis Patten,成为港督前的译名:克里斯托弗·弗朗西斯·柏藤,1944年5月12日-),英国保守党资深政治家,曾任环境部长、保守党主席及香港最后一任总督。

早年曾任环境大臣和保守党主席,1992年获委任为末任香港总督,并在1997年见证香港主权移交。彭定康自2000年至2004年出任欧盟外交事务专员,卸任后被册封为终身贵族,现任牛津大学校监及英国广播公司管治机构BBC信托的主席。

在约翰·梅杰的安排下,彭定康在1992年7月9日正式出任第28任港督,一直至1997年6月30日联合王国对香港行使主权的最后一日为止。与以往港督不同的是,彭定康是唯一一位信奉天主教的港督,也是少有不是出身自外交部,而是出身自国会的港督。彭定康上任前未有接受任何勋衔,就职时亦没有穿上传统的殖民地官服。由于他的身形略为较胖,中文译名又十分中国化,故上任后坊间以至传媒都昵称他为“肥彭”。

告别政坛

卸任港督以后,彭定康在1998年获英女皇伊丽莎白二世颁赠名誉勋位。并自1998年至1999年出任北爱尔兰治安独立委员会主席,该委员会是根据《贝尔法斯特协定》而设立的。在1999年9月9日,委员会提交一份名为《新开始:北爱尔兰的治安》的报告,该报告提出了175项象征性和实质的建议,包括将皇家阿尔斯太警察更名为北爱尔兰警察服务。

在1999年,彭定康获委任为欧洲委员会的两名英国代表之一,专责外交关系。并自2000年1月23日至20

04年11月22日在普罗迪委员会中供职,任内,这位当年曾被斥为“千古罪人”的彭定康,更以外交专员的身份在2002年4月访问中国,除了访问上海和北京等地,又到过北京的中共中央党校发表演说,而且更得到时任中国副总理的钱其琛和公安部部长贾春旺等人的热情款待。虽然彭定康在2004年获提名角逐下届委员会主席一职,但由于得不到法国和德国的支持而以失败告终。另外,彭定康是网站中外对话的编辑委员会成员,该网站主要关注中国的环境议题。

彭定康勋爵出任牛津大学校监,穿上了传统的礼袍。彭定康在1999年获聘任为纽卡斯尔大学校监,其后又在2003年获选任为牛津大学校监。在2005年,彭定康获册封为终身贵族,晋身上议院,其封号为伦敦里奇蒙自治市巴恩斯,巴恩斯的彭定康男爵。在2005年9月,彭定康获多伦多大学的梅西学院颁赠卓越荣誉学位,而这个学位只会向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的校监颁授。另外,多伦多的三一学院大学亦向彭定康颁授了荣誉博士学位。在2005年9月29日,他发行了自己的回忆录,名为《彭定康:非一般外交家》。

据台湾《联合晚报》2011年3月11日报道,前香港殖民时期末代总督彭定康可望出任英国广播公司新总裁,年薪11万英镑,但他几乎不看电视。

彭定康10日出席英国国会听证会,英国在野党工党议员问他,最后一次看长篇电视连

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与彭定康

续剧《东伦敦人》是什么时候?他回答说:“我上一次看这个节目,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比我前一次吃麦当劳的时间还更早”。

被问到如何定义社会名人?他说:“就是我没听过的人”;而他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和其他政治人物一样,就是收听广播第四频道。

被问到平常看些什么节目,彭定康说:“我看的节目,以我66岁、白人且受高等教育的背景来看,你也猜得出来”,意指他大量收看新闻与时事节目。不过,听证会前一晚,他看了BBC第四台有关农业的专题节目。工党议员要求彭定康出任BBC总裁前,必须退出保守党。彭定康承诺,一旦接任BBC 总裁,将遵守政治独立原则,放弃上议院的党鞭工作,但仍不会脱离保守党。一般认为,彭定康的人事案应能顺利获得国会通过。

彭定康曾担任保守党主席,香港1997年回归中国后,他返回英国担任欧洲联盟负责外交事务执行委员,并担任牛津大学名誉校长等职。

彭定康现任英国牛津大学名誉校长。

彭定康,英国保守党资深政治家,1992年7月9日正式出任第28任香港总督,他也是最后一任香港总督。这是一组关于彭定康担任香港总督最后一天的场景。

彭定康在告别仪式上。1997年6月30日下午,港英政府在港岛半山上的港督府举行了告别仪式。下午4时30分,面面色凝重的彭定康注视着港督旗帜在《日落余音》音乐中缓缓降下。

告别仪式现场下起了大雨,这是英国海军军乐团在奏乐的场景。

港督府前的英国国旗缓缓降下。根据英国惯例,每一位港督离任时,都会在港督府前举行降旗仪式。但是这一次不同:永远不会有另一面英国国旗从这里升起。

英国皇家警察将刚刚降下来的英国国旗交给彭定康。

彭定康神情沮丧地捧着英国国旗。

告别仪式上的彭定康一家,妻女泪流满面。

彭定康坐着皇家标志的黑色“劳斯莱斯”,最后一次离开港督府,后座上彭定康手捧国旗,神情悲伤。

彭定康和时任英国首相布莱尔离开时,向送行人员挥手告别。

1997年7月1日,彭定康和查尔斯王子登上英国皇家游艇“不列颠安娜号”离开,寓意英国从海上来,又从海上离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ca888唯一官网发布于ca888亚洲城,转载请注明出处:生命不息乱港不息,一定要负众望

关键词: ca888唯一官网